当前位置:深圳净水设备财经外卖代理商投资百万血本无归,恶性“烧钱狂欢”何时了?
外卖代理商投资百万血本无归,恶性“烧钱狂欢”何时了?
2022-06-14

外卖,作为我国的“新四大发明”,一度被认为会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。实际上,外卖作为史上“最烧钱的行业”,伴随而来的是愈演愈烈的市场竞争,接踵而至的是“补贴大战”的各种乱象。

近日,云南法制网报道,在饿了么西南大区会议现场,一云南代理商身穿蓝色饿了么工服躺在地上嚎啕大哭,还举着“饿了么还我血汗钱!”“拿代理商当炮灰”等字样的横幅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幕呢?这一切还得从外卖平台的“烧钱运动”开始说起。

在今年,饿了么CEO王磊曾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透露,“一年多以来,饿了么的首要任务就是与口碑整合、尽快融入阿里大生态,并作为阿里系最庞大的‘地面部队’,与其他业务产生协同。”王磊把这样一场战役的主题定为“数字化下沉”,要在三线及以下城市,进一步“积极投资并扩张业务”。

深蓝财经发表文章指出,饿了么在市场下沉过程中,高调发力三四线城市,并以补贴为先锋,采取“烧钱”方式作为此次“圈地运动”的重要手段。为了成功打造首个样板城市,饿了么投入逾3000万,在大理掀起疯狂补贴战,一度让原本外卖日订单只有2万多的西南小城,飙升至近7万。

而烧钱过后的市场“回弹”也非常明显。报道表示,随着补贴降温,饿了么在大理的市场份额也重回低位。而陷入“不做活动就没单”的窘迫商家,也开始对饿了么敬而远之,饿了么骑手的接单量也相应下滑,收入一度跌入谷底。

补贴停了,但饿了么总部设定的KPI指标却没停。据云南法制网的报道,来自西双版纳的饿了么代理商王先生称,饿了么方面的KPI设定并不合理,比如这个月是80万的任务,下个月就增长到180万,“根本不可能完成”。

猎云网也有类似报道,在这些代理商所经营的市场中,每个人都投入了至少150-200万左右的资金进去,为了完成每月的KPI,代理商们纷纷表示除了向银行贷款、刷信用卡、借亲戚朋友钱之外,甚至有3、4家代理商还卖了自己的房子、车子。

可结果呢?代理商砸百万投入后却成了“弃子”。早在2017年,猎云网就接到知情人士的独家爆料,饿了么上海总部聚集了13家地级市独家代理商进行维权。

深蓝财经也曾报道,在2016年就成为饿了么云南独家代理的王姓加盟商表示,自从2016年拿到饿了么在当地的代理权后,他就一直坚持将这份代理做成长期生意,不但每年线上投入100多万元,而且每月还线上线下发力补贴。在今年单是3月,线上投入就高达40万元,线下推广投入10多万元。然而被饿了么清退的过程,仅仅是收到了一条短信。

京燕网报道指出,近日在饿了么西南大区会议现场拉横幅的李女士表示,从代理之初缴纳的20万元保证金和34万元的转让费,至今已经投入了300多万元,如今突然“被清退”,血本无归不说,还没有人给出合理的解释,只好出此下策来讨要说法。

相信这些投资百万的代理商怎么也没有想到,在巨大的补贴狂欢背后,等来的却是平台方的“过河拆桥”。

华夏时报曾援引一位业内观察人士分析称,“此次各种理由清退背后,其实是饿了么对代理商的标准加高了,虽然说部分是为直营让路,而更多的是选择资金量雄厚的代理商,这似乎也跟饿了么全面铺开代理模式的资金压力有关,可以收取更多的代理费和更强力度的布局市场。”

然而,在当下经济环境下,一味烧钱是任何一家企业都难以接受的,尤其还要做好自己烧钱为平台做嫁衣的准备。

对于代理商的态度转变,并不是饿了么一时的心血来潮。今年6月27日,易观发布的《中国本地生活服务行业洞察2019H1》分析报告显示,2019上半年相较一年多前还下降了5%。在烧钱过后极速下降的市场份额背景下,代理商成为饿了么撇下的弃子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通过砸钱抢夺市场,这是在外卖发展初期屡试不爽的战术。但事实证明,外卖市场发展至今,靠资本暴力杀出血路已经不再适用。资本虽能换来片刻的用户狂欢,但却无法建立起品牌的好口碑。而外卖平台面对的并不仅仅只是战场上的对手,还有更多来自消费大环境的施压。各大平台也该意识到,恶性的“烧钱狂欢”战略,是时候结束了。

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

深圳净水设备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深圳智能饮用水净水设备,单位直饮水机,学生用净水器,工厂净水设备市场报价,宿舍纯净水设备批发价格